Himmmm

这多年时光 教我如何重拿轻放

宇宙情歌(林彦俊✖️尤长靖)

灵感来自:小橘听到自己晋级,低着头哗哗流泪,周围朋友们都过来安慰他摸摸他的头拍拍他的肩膀,只有小尤第一时间穿过人群,把小橘抱住了,说不要哭,不要哭😭小橘和小尤朋友都那么多,但是最懂对方的,还是他们两个了 尤长靖是这个世界上最柔软的男生。林彦俊站在高台上拥抱他的时候,这样想着。 他的手是软的,温柔地抚过他的背,短暂停留后留下滚烫的热。他的胸口是软的,伴着振聋发聩的心跳声贴住他的胸口,也契合了他的心跳。他的眼神也是柔软的,带着流转的水光,他朝他看过来,所有的情话都被那种眼神哼成了歌,一溜烟地钻进了林彦俊的眼睛里。 喜欢他,真是太喜欢了。 林彦俊站在出道的席位上,望着在最后一位站定的尤长靖,一颗惴惴不安的心顿时有些安定了下来。一直以来他做别人的队长,做大家的定心丸,做朋友的心理咨询师。可是走到今天他也并不是那样自信和确定了。 他才二十二岁,这个世界的混沌和规则他远远不能够了解完全。他不是圣人,他没有办法保证自己永远只做对的事情。于是当他犯错了,然后全世界的矛头都对准了他。不论他多懊恼,多悔恨,多不知所措,没有人会在乎这些。 人之常情。 世人只看得见污点,只在乎一个结果。就为了这些,那些肉眼可见的努力,血和泪,全部都可以忽略不计。 尤长靖是不一样的。 他不一样。 他是那种知道你有眼泪,就会立刻给你肩膀的人。 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所有练习生都在通宵练习,不知道是谁在休息的时候看了一眼微博,紧接着一传十十传百。 那时尤长靖在练习室的另一头休息,他隔着五六个练习生看向林彦俊,只默默地看着,眼睛里是说不出的感情。 林彦俊说要去卫生间,然后把手机放在地板上出了门。尤长靖给了林超泽一个眼神示意,然后自己也跟了出去。 门内组员们继续练习,门外空荡的走廊,在明亮的照明灯下显得孤独悠长。 尤长靖跟在林彦俊身后走,隔着十步的距离。他们都往前走,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几分钟林彦俊回过头,他眼睛红红的,尤长靖忍住了想抱他的冲动,站在原地露出一个笑容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是我?” “你脚步声太重了。” 林彦俊努力扯出微笑的表情,酒窝在脸颊两边,是很勉强的样子。他还想跟尤长靖调皮一下,但下一秒还是没有忍住。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垂头丧气地朝尤长靖大步大步走过来,然后紧紧地把他抱住了。 他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怪我太笨了。 我好害怕。 长靖,我想回家了,我想家了。 尤长靖是用同样的力度抱住他的。林彦俊每说一句道歉的话,他的心就疯狂地颤抖一下。他是林彦俊,他不只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的最佳男友,也是他最宝贝最依赖的弟弟啊。林彦俊很少害怕,很少不知所措,更很少说“对不起”。他还记得他们一起做练习生的时候,林彦俊永远持重,冷静,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练习多苦多累,他没有说过要回家这句话,只是流着汗,鼓励大家“就坚持一下”。他从没有在原则上犯过错,从来没有。 “这次是你做错了,彦俊。”尤长靖喃喃自语地说:“但是不要怕,一点都不可怕。犯了错我们就改啊。不是没有机会的,我在呢,你不要害怕,等到过几天结束了我们一起回家……”他想说的太多,全都语无伦次的表达了一通。 为什么会这样呢?尤长靖也看到了网络上那些不堪入眼的词汇,排列组合的辱骂,连他都要觉得刺眼,觉得五脏六腑翻腾着。 凭什么? 林彦俊是他的宝贝,对他来说全宇宙最珍贵的存在,也是其他几个练习生难以取代的,最信任的朋友。但此刻却被不相干的人用荒唐下三滥的招数诅咒诋毁。那些人在生活中披着形形色色的皮囊,在网络上却变成了恶鬼,张牙舞爪地想要把一个男孩推向地狱。 不出道也好。只是,不要这样伤害他。 尤长靖把林彦俊拉到摄像机的死角,扯着他的衣摆,闭着眼睛吻他。从左边脸颊上酒窝的位置,一直到鼻尖,然后踮着脚尖吻他的睫毛。林彦俊低着头,很温驯地蹭他的脸。他们两个人在这座巨大建筑物的狭窄角落,拥抱着汲取和给予对方光和热。 他们曾经在这个角落谈心,说笑话,一起练习舞蹈动作,一起唱歌。当然也曾经像是两个偷尝禁果的笨蛋一样,拥抱着亲吻,笨拙地讲一些人前羞于启齿的情话。 一切都在变化,但又像是没有改变过。 “我爱你。”尤长靖仰着头,这句话非常虔诚。 之后礼花绽出金色的锡箔纸片,再然后恍惚着下台,林彦俊被尤长靖拉着手,分不清手心到底谁出的汗,湿漉漉的,总是握也握不住,却仍然用力勾着。 “我们出道了。” 林彦俊回过头,看向挥舞着手幅迟迟不愿意退场的观众,恍惚地说。 “是啊,是我们。”尤长靖捏了捏他的手,另一只也握了上来。 后台跟舞台交界的的地方是一片闪光灯照不到的地界。林彦俊停下来,让尤长靖一头撞进他的怀里然后再把那人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尤长靖没有挣开,他轻轻环住林彦俊的腰,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说海狮啊。真的不要害怕了。 我们,是我们。今天开始,我们一起出道了。fin 小橘和小柚,一起红遍全宇宙吧。我永远永远为你们战斗,为你们写最美的故事。
2018-04-07

打针

又抄蒸煮的梗了sorry 李赫宰颈椎炎的治疗要持续一整个星期。这一周他没有海外行程,医生特别嘱咐每天都要来打一次针,一周后症状应该就会有所缓解。 这简直是要了李赫宰的命。 他怕疼怕得要死。那么长的针管直直扎进后颈的血管里,那种酸爽要经历整整七次—— 跑路吧。 他是这么想的。 晚上李东海照常来他家打卡,问了一通医院的事情。他们两个人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吃炒年糕,说到今天的治疗,李赫宰就委屈起来了,他放下筷子,一点点蹭到李东海旁边,身体向前倾,把下巴搭在那人的膝盖上。 “干嘛?” 李东海夹了一筷子年糕,用手接着喂给他。 “呀,明天陪我去打针吧。”李赫宰一边嚼着炒年糕,一边把头低下来,声音含混不清地念叨:“你看那个针扎在哪里,是不是很大一个孔?疼死了——超级疼。” 李东海凑过去看,倒抽了口气。他拿手指按了按发青的针眼,皱着眉头感叹道:“扎在这个位置想想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你明天——” “我明天有约会诶。” “……” 李赫宰的表情变得非常扭曲,板着一张非常想要装作不在意,但怒火都快从天灵盖烧起来的脸。他直起身,瞪着李东海看。 “骗你的。陪你去。我要去的。” 李东海很欠揍地笑了,但是还是非常天真好看的样子。李赫宰根本没法对他生气,充其量只是捏着他的下巴对着嘴唇一口咬过去。李东海惊叫着扑倒了李赫宰,两个人闹成一团。 隔天晚上李赫宰先到停车场取了车,等李东海下来之后,两个人一块到了昨天的诊所。 因为有过预约,所以诊室很空,只有医生和两个在外间配药的护士。 “我要在外面等吗?” 李东海拉了拉李赫宰的衣角。他看见推车上的针管完全是条件反射地想要跑路。这一点他们DE完全相通。 “呀,当然要进来了,又不是给你打针——你要来一针吗?” “???你神经病吗???” “医生,给李东海也看看病吧,他这个人问题也比较多。” 两个人在诊室门口吵起嘴来,拉拉扯扯的。不过据目击到二位“吵架”的护士说:那才不是吵架,哪有人吵起架来还笑得那样甜甜蜜蜜? 最后李赫宰是扯着李东海卫衣的帽子把他拉进诊室的。不过李东海当然也不是不愿意进来,不过是想跟男友日常皮一下而已了。 李赫宰换了衣服,仍然还是坐上了昨天那张病床。 “sexy哦!” 李东海拿着手机给那人四面八方地拍了照片,最后还比着剪刀手跟李赫宰和正在拿起针头的医生自拍了。 李赫宰稍微有一点后悔叫他来陪自己打针。 “不要动,今天要打两针的。”外国人医生拿着针管,温柔地宣告了李赫宰的“死刑”。 “两针??????????” “你可以拉着朋友的手。但是不能躲,要像昨天一样才行,不然会更疼的。”医生仍然是慈祥的微笑。 李东海把手机揣进兜里,把李赫宰的上半身抱住了搂在怀里:“医生,两针打完他不会死掉吧?” “不会的,只是有点疼。” “……东海呀,我们回家吧。”李赫宰搂紧了李东海的腰,委屈巴巴。 李东海觉得现在这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朋友有趣极了,揉了揉他软绵绵的头顶,安慰道:“很快就结束了,医生说你不会死的,只是有点疼。” “那不如还是让我死吧——” “那可不行。”李东海跟医生异口同声。 显然不行。救死扶伤可是医生的天职。 李赫宰最终也逃不过被扎的命运。他紧紧闭了眼睛,两只手都被李东海紧紧握住了。李东海一开始还能斜着眼睛去瞥亮晶晶的针管,然而当它接触爱人皮肉的那一秒,也跟着把眼睛用力闭住了。 李东海能感受到李赫宰在用力掐他的手,于是也用同样的力量紧紧握回去。半途他睁开一只眼睛,再小心翼翼睁开另一只,于是看到李赫宰苍白着一张脸,疼到嘴巴都在发抖。 怎么办,好心疼。 两针注射液很快就注射完了。 李赫宰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疼,但他睁开眼睛就看到李东海红红的眼眶,决定继续疼下去。 医生推着车出去了,让李赫宰换上自己的衣服。诊疗室里就剩下两个人,李东海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 “疼吗?很疼吗?” “嗯……” “怎么办,我去跟护士学一学按摩术吧,每天晚上帮你按一按会不会让你觉得更好点?” “……” “或者——我再买一个新的按摩椅送你好吗?买一个小一点的按摩器好了,你在飞机上也可以用的那种。我回去看一看……” “呀,你冷静一点。” 李赫宰站起来,捏了捏李东海的脸。他真的在担心,所以才露出这种非常严肃的表情,嘴里也念念叨叨地停不下来。 “没有那么疼,一周以后就会好很多。没事的。”李赫宰当然舍不得爱人这样担心,想要装疼的想法立刻烟消云散。 李东海收住话头,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李赫宰穿好了衣服,然后有些垂头丧气地跟在他后面,直到出了诊所。上车后他坐在副驾驶上,沉默地看着李赫宰。 李赫宰扣好安全带之后发现李东海模样呆呆的,于是也扭过头看他。两个人静静地对视了几秒钟,然后都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平时也要对自己好点,别总是生了病之后才告诉我。”李东海说:“我不喜欢你这样。” “东海——” 李东海倾身过去,给了李赫宰一个大大的拥抱。李赫宰笑了,用手指揉着他的后脖颈,小声地说了句,好,我会记住的。李东海嗯了声,头偏过去吻了李赫宰的后颈。刚刚添了两个针孔的位置。 吻了还是会疼,但那种疼是暖洋洋的,软绵绵的,轻飘飘的。 李赫宰揉了揉李东海的头发,对他说,带你回家了。
2018-03-31

混淆 4

他们出了咖啡厅,都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就被几个粉丝认了出来。没有经纪人在旁边,李东海对于女孩们合照和签名的要求有些难以拒绝,剪刀手都快举起来的时候被李赫宰拽着裤腰带拉了回去。 “今天不行哦。” 第一次约会,他的李东海绝对不能跟别人分享。 李赫宰把人抓在身边,本来自己带着的墨镜不知道什么时候转移到了李东海脸上。 “人家会脱粉吧?” 被李赫宰拉着快跑了几步转进一个巷子,李东海反手握了握他的手,有点担心地问。 “会更爱de,你放心。” 他们在附近的小店里逛了逛,李赫宰给李东海选了一顶帽子,米色的,上面印着一棵椰子树。本来是想让他带上,好挡住那张太让人垂涎的脸,让约会能更方便的继续。结果绕完一圈在收银台碰面,发现李东海手里也拿着一顶一模一样的。 这该死的默契。 李赫宰一边付款一边心花怒放。 李东海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虽然不吭声,但嘴角总带着一抹笑,任谁看来都像是被从学校里拐出来的高中生。李赫宰一只手拿了装帽子的纸袋,另一只手自然而然地牵了李东海早就伸出来等待的那只手。 不像是初次约会,倒是有相爱已久的熟稔。 “太奇怪了吧。” 李东海小声地说:“如果这样算是恋爱,我们明明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李赫宰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与此同时,立刻就感受到了对方手掌中传来的同样的力量。 “我不觉得奇怪,但是……我也不太明白。” 这里是他们练习生时期经常会来逛的地方。刚刚也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条街。他们拉着手慢慢地走着,像是世界上每一对普通的漂亮情侣,在约会的时候将怀旧作为主题。 天色渐渐变暗了,一家倒闭的奶茶店门前,李赫宰突然停了下来。李东海被他拉回去,紧接着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头撞得有些疼,小火龙娇气地张开嘴一口咬住李赫宰的肩膀。 “东海?” “唔……” “很疼啊,松开。” “唔唔唔” “烦死了……”李赫宰无奈却又宠溺地笑了。他轻轻揪了下李东海的头发,于是那人顺从地扬起了头。 是非常乖巧的模样,眼睛湿漉漉的,脸上也红通通。 这个时候接吻已经很自然了。但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吻在小朋友抿成一字的嘴巴上。 李东海跳起来,搂住了李赫宰的脖子。 他以前还没有谈过这么甜的恋爱呢。 他一直都以为在镜头下才能尽情撒娇耍赖,不论做什么李赫宰都会无条件的接受,没有办法的投降。他没想过这一切的前提条件必须是,李东海是李赫宰喜欢的人。 “笨蛋。” “呀你为什么又骂我笨?” “我在说我自己呢,东海。” 李东海想,李赫宰大概也是刚刚明白了类似的道理。所以才自言自语地说了这种话。 “那我再亲你一下。笨蛋李赫宰。” “?????李赫宰?????” 朴正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从这里路过,他的经纪人手里提着炒年糕的袋子,两人一起迎着李赫宰走过来。 那一声李赫宰把李东海吓得魂都飞了。 两个人听到leader的声音,条件反射一般飞速地分开,像小学生一样站成一排低着头立正了。 “呀呀呀,对不起啊,李赫宰你把东海都给挡严实了,我以为你抱着的是谁,正想要拿炒年糕揍你呢。” 朴正洙一边笑一边拉着经纪人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回头:“约会,失败!粗卡哈密达!”
2018-03-31

混淆 3

李赫宰说过,因为李东海长得帅,所以只穿简单的衬衫和休闲裤就很合适。 李东海记得很牢,所以跟李赫宰的第一次正式约会只穿了白衬衫和黑色长裤。约会地点在他们常去的咖啡厅,他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小时。点好的咖啡还没有上桌,李东海坐在卡座里莫名其妙的有些紧张。 顶多过了十分钟,李赫宰出现在对面的座位上。他穿了一件看起来有点隆重的长大衣,还带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墨镜,这人坐下之后想了半天,居然对着李东海毛绒绒的头顶说了句“你好”。 “你脑子出问题了啊?” 李东海笑得趴在桌上,终于不再觉得尴尬了。他隔着桌子伸手给了李赫宰一巴掌。那边被打的人也终于恢复了正常,揉着自己的脸跟着一起傻笑。 “东海?” “?” “我们要做些什么吗?” 两个人终于笑够了,他们坐在桌子的两头开始进入约会的正题。李赫宰喝了一口已经点好的草莓味可可,发现里面的液体已经开始变凉了。 “我们这样真奇怪啊。正常程序的话,我们喝完东西就该走了。”李东海喝光了自己面前的咖啡,托着下巴苦恼道。 他真好看啊。 无意识的,噘着嘴抱怨时候这个样子。这种本该留给十八岁李东海的神态,居然无比契合地出现在了这张轮廓形状早已经成熟的脸上。 我跟他,我们居然在一起这么多年。 李赫宰拿了张纸巾放在手里,嘴里嘟囔着对李东海说:“笨蛋,你咖啡都喝到脸上去了。”心里却在想些别的。 “哪儿?”李东海左顾右盼地想要找一个能够反光的平面。 李赫宰半个身子越过桌面探到了李东海面前。 “!” 一个足以在他们的人生里成为惊叹号的亲吻这样发生了。 这是非常纯情的一次亲密接触,和以往他们在演唱会上做的那些fan service都无法相提并论。可是,他们现在是在约会呀。这个亲吻,是要代表爱情的。 怎么形容呢? 好像一滴雨蹭着脸颊落下去。又像是被蝴蝶的翅膀轻轻刮过了。 李东海捂住左半边脸,那温度烧得连他的手都在发烫。五脏六腑的血液全部聚集在被李赫宰吻过的那个位置,那种莫名其妙的澎湃快要把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没有镜头吧?这不是在表演吧? 李东海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最后目光一如既往地落在李赫宰身上。 “你这个,好苦啊……” 李赫宰坐回自己的位置,仰头把剩下的多半杯草莓饮料一饮而尽。可他的脸也那么红。这是根本没办法掩饰的。 他常常在想,自己跟李东海之间会不会有爱情。 这样的想法,要移开闪光灯,移开看戏的观众,再移开这个世界上所有明码标价的规则以及潜规则。 “不是隐形摄像机吧?” 李东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什么?” 李赫宰吓一跳,仰着头看他。 “不会是隐形摄像机的。” 李东海从桌边绕过来坐到了李赫宰身边,他紧紧盯着李赫宰,搞得对方有些怵了,往后躲了躲。 “你在说什么呢李东海?” “我想再试一下。” 这是他们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吻。没有观众,没有镜头,没有节目组的任务要求,更不是惩罚。 是李东海说,想要和李赫宰“试一下”。 李赫宰没有想过和李东海在这种情况下接吻会是什么感觉。他以为自己闭着眼睛的时候会把他想象成某个前任女友的样子。 可是没有。 他摸着李东海的腰腹,跟李东海接吻。他能感觉到的都是李东海的呼吸,是李东海的味道。那人的嘴唇是柔软的但不是没有力量,舌尖是温柔的但绝对不是被动。这些都不是别人,是李东海。 他们本来只是打算试一试的。 但却发现两人都不能轻易停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终于分开。李东海靠在椅背上喘气,他斜着眼睛瞥李赫宰,那人趴在桌上,脊背上下起伏着,也在大口大口地呼吸。 李赫宰闷闷的声音从下面传过来:“我完了,李东海。” “干嘛?” “……我能再试一次吗?” “???” “凭什么打我?你试一次我试一次才公平吧,你怎么这么双标啊,呀李东海,疼疼疼……” “?????” “好好好,我不试了,你别打了!会被发现的,笨蛋啊!” tbc
2018-03-25

混淆 2

隔天演唱会依然需要赫海持续不断的fan service,自我介绍环节彻底成了大型逼婚现场。这种场面并不少见,换作以前李赫宰都会小小的意思一下,比如跟李东海隔空来一个飞吻,或者李东海飞扑过来被对方满满抱进怀里。 但今天演唱会的灯光主色调刚好是黄。跟昨晚李东海房间里的床头灯一模一样。 李赫宰想到了李东海嘴上的那块疤,他隔着崔始源的肩膀看向李东海,李东海也在看着他。 好像台下的喧嚣不存在了。那几万张兴奋的脸此刻全部都隐了形状。 金希澈和朴正洙在发现奇怪的苗头时同时赶出来救场,于是两个人站在舞台最前面越靠越近,好像正要做些什么的样子。 李赫宰先回过了神,他低下头,仔细扣好了领口上敞开了的扣子。他很少会在工作的时候这样失控。或者他已经分不清现在做的到底是不是工作。李东海也跟着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是别人不会在乎的小插曲。 “别人”里不包括李东海和李赫宰。 这是最后一天海外行程。回到酒店之后李东海跟着进了李赫宰的房间。曺圭贤在门外砰砰砰地敲门,说东海哥,不来和我一起玩游戏吗?李赫宰看着李东海不说话,于是李东海说,圭贤呐,今天早点睡吧,哥快要累死了。 进了李赫宰的房间不会更累吗?曺圭贤嘟囔着走了。 “帮你泡碗杯面吗?我看你回来的路上很没精神,是不是饿了?”李赫宰把李东海随手摔在沙发上的外套整理好,挂到了衣架上,和自己的那件摆成一排。 李东海已经趴在了床上,他用枕头蒙着脑袋,动了动,不知道是在点头还是在拒绝。李赫宰最烦他这样模模糊糊的表达方式,不知道哪里窜起来一股火,走两步一把掀了他的枕头:“我在问你话呢。”语气凶巴巴的。 李东海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然后眼角肉眼可见地垂了下来:“是饿了。” “对不起……不是故意要凶你。我只是……”李赫宰把枕头放到一边,有些懊恼地说:“只是累了。我这就去烧壶水。” “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什么?” “我以前说过的那个很喜欢的女孩,她说想要跟我约会试试看。” 李赫宰正准备撕开杯面的盖子,听到这话手突然抖了一下,于是薄薄的一层纸四分五裂。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回头的时候李东海也正看着他,他焦躁了,却只能无用地舔舔嘴唇。 “嗯。” 李赫宰听到自己发出了声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李东海从床上爬起来,把枕头又抱回到了自己的怀里。李赫宰的表情管理太差劲,他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看不出来那人满脸都写着‘我不同意’。按道理说自己恋爱怎么也轮不上亲故来发表‘同意’‘不同意’这样重大的意见。 可是李赫宰不一样。 在粉丝眼里他们做了十几年的couple。即便是在他们自己心里,对方也都差不多成为了这种角色。 彼此也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但时间一久了——比如到了今天——自然而然就发现那些来来往往的女人好像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还亲密不过对方。 “我在想,要不要做个实验。” “什么?” “你要不要和我约会试试看?” “我和你?”李赫宰的表情反而没有刚才惊慌失措了,他甚至去接了自来水在电水壶里,然后自然而然地插上了电。等他忙完这些坐到李东海对面,脸上已经是日常的平和。 “嗯,我和你。只是约会而已,我们之间不是连bobo都有过吗?” “实验内容是什么?” “如果没有女生,就我们两个人,我们能做的事会不会更多。” 李赫宰一点都不觉得这个提议很疯狂,相反,他认为李东海跟他约会这件事听起来比李东海跟别人恋爱要好得多。他巴不得这样。 上个月他才结束了一段恋爱。理由是没意思。 相比两个人整日窝在家里安静说悄悄话,他更喜欢跟李东海吵吵闹闹,买一样的衣服看新上映的电影。 “好啊。” 李赫宰掐李东海的脸,李东海闭着眼睛喊疼疼疼,然后一脚把李赫宰踢下了床。 李东海跟金希澈在电话里说,哥,我跟李赫宰准备约会了。 金希澈补觉被他吵醒,觉得他这话说得像放屁一样,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了,老夫老妻了玩儿情调还要这么郑重其事地汇报。 “嗯。穿漂亮点。拜拜。”
2018-03-24

热恋中

#想不出题目 想不出甜梗 只能抄蒸煮的 #内容我编的 我永远爱赫海 李东海可能是做了个噩梦,李赫宰是生生被他掐醒的。 那得是多吓人的梦啊。李赫宰想。 李赫宰捂着胳膊倒吸气,用下巴拱了拱李东海毛绒绒的头顶。罪魁祸首根本没醒,只是哼了两声,眉头轻微地皱着,额头到脖颈全都淌着冷汗。于是李赫宰没心情再心疼自己了,开了床头灯把旁边那人揽到怀里,小心翼翼给晃醒了。 “东海呀?东海?……没事了,没事了,做梦而已。” 李东海揉了揉眼睛,眼神是午夜梦回时独有的缱绻。他抬头的时候嘴唇蹭过了李赫宰的下巴,习惯性地嘟起嘴亲了一口。啵的一声,这是凌晨时黏腻又干净的甜蜜。 李赫宰笑得很温柔,伸手抹干那人脸上的汗,也回他一个吻,刚好亲在眉心上,暖洋洋的。 “但你不该叫醒我啊——赫,我没有在做噩梦……” 李东海这句话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然而脚下却没有老实,狠狠踢上李赫宰的小腿,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你掐了我,可疼了……而且,你还在出汗——” 李赫宰委屈把自己的手臂伸到李东海面前,结果李东海现场给他表演了一次深得金希澈真传的眼睛骂人技能。这时候李赫宰即使是个笨蛋也该猜到自己的固定同行人几分钟前到底在做着什么“噩梦”了。 “……”李东海把眼睛也蒙住了。 李赫宰突然开始上火,心脏也跟着砰砰直跳。他算是着了李东海的道,三十好几的人了,控制不住下半身的毛病说犯就犯。昨天晚上因为做了演出,两个人虽然是睡在一起的,因为很累也就没有做什么事—— “怎么不该叫醒你了?”李赫宰掀不开李东海的被子,只好跟着钻了进去,他捉住那人的下巴,不让他躲。“我有本事让你美梦成真,凭什么不能叫醒你了?” “呀你说什么呢——赫?……我们明天还要赶飞机……” 被折腾了半宿,算上梦里的内容应该是一整晚,天亮的时候李东海觉得自己还没睡着就醒了。李赫宰倒是精神不错,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要走了吗?要直接去LA吗?” “不去啊。” “……你清醒一点。”李东海光着身子下了床,胸口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吻痕。 “要先回韩国,才到LA。” “???” 李赫宰蹲在地上拉行李箱的拉链,假装心不在焉地回答李东海无声的疑问:“我突然想到有东西落在家里了,一定要去拿才行。”其实如果李东海再追问一句他肯定就答不出来。他这个人就是恋爱脑,仗着有钱胡作非为而已。 机票是他临时改签的,趁李东海没有醒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床边盯着他的男朋友看,越看越喜欢,想着能跟他多待在一起一秒钟也好。于是就那样做了。 但李东海并没有再追问,他洗漱完就换好了衣服,过来从后面抱住了李赫宰的腰:“是我吧?” “嗯?” “落在家里一定要去拿的,是我吧?赫啊——就算是去工作,也带上我吧~” 李赫宰回过身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太喜欢自己的男朋友了怎么办?在线等答案。 后续请戳进主页看最新发布的那一条8ψ(`∇´)ψ
2018-03-22
© Himmmm | Powered by LOFTER